幸运28基本走势图|幸运28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返回首頁
信息公開 學習貫徹 監督檢查 審查調查 通報曝光 巡察信息
所在位置: 首頁 > 廉潔視頻>> 正文
電視專題片《永不懈怠的斗爭》第二集:《警鐘長鳴》
來源:南粵清風網 發布時間:2017-02-22

第二集 警鐘長鳴


  珠江,南粵大地上的一條奔騰血脈,以其百折不回的勇氣,激濁揚清,奔向大海。


  廣東,改革開放的先行地。敢為天下先的廣東,始終堅定不移地堅持“兩手抓”,在抓經濟發展的同時,以鐵的紀律為改革發展保駕護航。


  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當黨的十八大把反腐敗斗爭上升到關乎民族命運和黨的生死存亡的高度來強調和推進,在廣東省委和中央紀委的領導下,全省紀檢監察機關帶著新的歷史使命已經策馬前行。


  2012年11月26日,距黨的十八大閉幕不足半月,廣東省紀委、省監察廳官方網站“南粵清風網”發布的一則消息,引起了省內外高度關注,廣東省國土廳副廳長呂英明因涉嫌嚴重違紀問題,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呂英明,這個正值壯年的六零后官員,成為黨的十八大后,因貪腐落馬的“廣東首虎”。


  然而,就在短短兩天后,“南粵清風網”再次拋出“重磅”消息,原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因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陳弘平,也成為了黨的十八大后,廣東省紀委查處的第一個地級市的“一把手”。


  兩則通報簡短有力,卻讓人直觀感受到,黨的十八大后,廣東反腐懲貪正在“換擋提速”。


  2012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廣東,強調廣東要努力成為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排頭兵、深化改革開放的先行地、探索科學發展的試驗區,為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率先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而奮斗。


  實現“三個定位,兩個率先”,必須清除腐敗這一“攔路虎”。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2013年,全省紀檢監察機關按照中央紀委統一部署,對黨的十七大以來暫存的10920件信訪件進行“大起底”和清理了結,并以此為契機,構建起集來電、來信、來訪、網絡、手機短信、涉腐輿情搜索等“六位一體”的信訪舉報平臺,暢通信訪舉報渠道,健全完善腐敗揭露機制。


  與此同時,廣東省委、省紀委毫不手軟,持續保持懲貪治腐的高壓態勢,優先解決好黨員干部“不敢腐”的問題。2013年2月,揭陽市原副市長鄭松標落馬;3月,深圳市原副市長梁道行被開除黨籍、移送司法;韶關市原副市長尚偉被調查;4月,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原副秘書長李珠江接受調查;5月,廣東省司法廳原黨委副書記王承魁和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原副秘書長陳華一落馬……2013年,廣東省紀檢監察機關共查處廳級干部43人。


  這無疑是一張令黨和人民群眾滿意的“成績單”,2013年,廣東查辦廳級干部人數和處級干部人數均位居全國第二。然而,開弓沒有回頭箭,2014年春節剛過,中共廣東省委專門召開會議,聽取省紀委關于查辦案件工作匯報,要求繼續加大查辦案件力度,保持懲治腐敗的高壓態勢,在工作安排上突出主業,加強辦案力量建設,明確了全省紀檢監察工作的方向和重點。


  在這場輸不起,也決不能輸的斗爭中,在省委和中央紀委的領導下,全省紀檢監察機關聚焦主責主業,加大監督執紀問責力度,堅持有腐必反、有貪必肅,集中精力查處大案要案,哪怕錯綜復雜,也一查到底,絕不姑息。


  茂名系列腐敗案即是其中典型。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中央紀委和省委的堅強領導下,省紀委在清查茂名窩案的基礎上,又查處了茂名市政協原主席馮立梅,原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梁毅民,原市委副書記廖鋒等人的違紀違法行為,彰顯了廣東對腐敗現象零容忍、全覆蓋、無禁區的決心。


  反腐敗斗爭氣可鼓不可泄,面對嚴峻復雜的反腐敗斗爭形勢,和腐敗與反腐敗的“膠著”狀態,2014年8月,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指出,“反腐工作不能面面俱到,而是要立竿見影。”


  領導干部,特別是“一把手”是干事創業的頂梁柱,也是一個系統、一個單位風氣好壞的風向標,其身不正,往往容易引起系統性、塌方式腐敗。對廳局級官員貪腐問題高發、多發現象,省紀委和全省紀檢監察機關高度重視,按照省委和中央紀委要求,持續加大懲處力度,堅決查處十八大后不收斂不收手,問題反映集中、群眾反映強烈,現在重要崗位且可能還要提拔使用的領導干部。


  就在西江兩岸群眾對呂英明被查拍手稱快時,卻有人對呂英明的落馬感到惴惴不安。他,就是省水利廳原廳長、黨組書記黃柏青。


  黃柏青所怕的,無非是拔出蘿卜帶出泥,擔心自己會因呂英明的落馬而東窗事發。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2015年9月30日,經省委同意,省紀委對黃柏青嚴重違紀問題進行立案審查,一個受賄長達24年,涉案金額近2億元的億萬巨貪浮出了水面。


  經查,早在1992年黃柏青任惠州市經貿委主任時,就在香港收受了自己人生的第一筆賄款,在擔任省水利廳廳長后,黃柏青更是通過為相關企業在獲取水利建設工程、電站特許經營權、河道采砂經營權等事項上提供幫助,并通過兒子收受采砂老板送上的“干股”,以權力坐享“分紅”。而在黨的十八大后,黃柏青依然不收斂、不收手,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置若罔聞。


  【同期采訪】省水利廳原廳長、黨組書記 黃柏青:


  沒有入心入腦,所以十八大以后特別是八項規定出臺以后,我還是紅包照收,路易十三洋酒照喝,鮑魚照吃,接待也好,吃飯也好,我還是我行我素,為什么會這樣,就是感覺到自己快退了。


  2015年9月,將黨的紀律拋之腦后的黃柏青,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行政職務,并收繳其違紀所得,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廣東省工商局原黨組書記、局長朱澤君,曾在增城、梅州等地擔任一把手,并罩著“作曲家”等多重光鮮外衣,但背地里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兩面人”。


  【同期采訪】廣東省工商局原黨組書記、局長 朱澤君:


  沒有好好珍惜黨和政府賦予我的權力,沒有真正做到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相反把權力當做謀私的工具,把地位當做沽名釣譽、光宗耀祖的平臺。


  經查,朱澤君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和廉潔紀律,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財物,最終受到了黨紀國法的嚴懲。


  茂名市高新區黨工委原書記譚國鋒,1970年出生,曾是一名被組織部門重點關注培養的年輕干部,卻涉嫌受賄近2500萬元!而陷入貪欲泥沼的他也成為了一顆隕落的“新星”。     


  【同期采訪】茂名市高新區黨工委原書記 譚國鋒:


  感覺對父母很虧欠,尤其他們年紀這么大了,家門不幸,這個對他們打擊應該很大。我知道我母親現在還不知道我出事,只希望她老人家身體健康,能夠等我出來。


  黨紀面前沒有特殊黨員。黨的十八大以來,省紀委始終緊盯黨員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查處大案要案,繼2013年查處43名廳級以上干部后,2014年,全省查處廳級干部95人,2015年查處廳級干部170人,2016年,查處廳級干部149人,在執紀審查工作中,廣東立案查處的廳局級官員總數,一直位居全國前列。


  與此同時,省紀委還協助中央紀委查處了一系列大案要案。


  隨著反腐敗工作的深入,一些貪腐官員的反偵查意識也在增強,腐敗手段花樣百出,違紀違法行為日趨隱蔽,涉腐案件查處難度不斷加大。省紀委在查辦案件過程中發現,由于廣東地處沿海,人們海外關系眾多,一些黨員干部通過各種渠道為自己及配偶子女獲得境外身份,并利用“裸官”之便行貪腐之實。


  早在上世紀90年代,廣州市原副市長曹鑒燎就先后為妻子、兒子和自己取得了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此后,圍繞在他身邊的一些老板、旁系親屬也弄到了境外身份,通過成為“裸官”、“裸商”,曹鑒燎結成了一個寄居在境外的腐敗圈子。


  “裸官”不一定是貪官,但從查處的案件看,“裸官”往往是貪腐的前奏,“裸官”斂財,也往往比普通貪官更為大膽瘋狂。


  針對“裸官”貪腐,除加大懲治力度,廣東還著手開展專項治理工作,成為全國第一個部署“裸官”治理的省份。2014年,全省共清查出“裸官”2190人,其中廳級干部22人,處級干部301人,科級及以下干部1867人,866名干部因“裸官”問題被調整崗位,280多人將配偶和子女遷回國內。廣東還規定,“裸官”不能擔任黨政正職,不能在重要敏感崗位上擔任職務,廣州等地市還將監管向基層延伸,對村社主任、支部書記的護照實行集中管理。


  利劍所指,腐敗難逃。反腐敗從黨員領導干部著手,有效凈化了政治生態。然而,大“老虎”誤國、小“蒼蠅”同樣害邦,有些黨員干部看似級別不高,但貪腐“胃口”同樣驚人。


  廣州市白云農工商聯合公司總經理張新華,在十幾年間,利用自己掌握的國有土地資源,貪污、受賄近3億元,數額之巨,令人瞠目結舌。


  佛山市禪城區原區委常委、祖廟街道原黨工委書記鄭年勝,只是一名副處級干部,竟利用職務便利以權謀私,挪用公款1億元,受賄2260萬元。


  面對這些無法無天的“蒼蠅”,紀檢監察機關必須嚴厲打擊,防止“蠅聚成虎”!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查辦腐敗案件以上級紀委領導為主,線索處置及案件查辦情況在向同級黨委報告的同時必須向上級紀委報告。“一案兩報告”讓廣東反腐敗的觸角,向基層有力延伸。


  2014年4月,中央紀委將廣東確定為唯一在省、市、縣三級全面推行“一案兩報告”工作改革試點的省份。廣東省紀檢監察機關以此為契機,破解“上級監督太遠,同級監督太軟,下級監督太難”。并成立了全省紀檢監察機關查辦腐敗案件指揮協調中心,加強對全省辦案工作的組織協調和督促指導,更好地防止基層紀檢監察機關“不會辦案、不想辦案、不敢辦案”的問題”。


  2014年11月,省委召開地市書記抓基層黨建述職會,要求全面加強農村基層組織建設和黨風廉政建設,堅決查處“小官大貪”、“小村大腐”問題。一場聲勢浩大的農村基層黨員干部違紀違法線索集中排查活動,隨之在廣東拉開了帷幕。


  2015年4月,省紀委對全省線索排查活動進行統一部署,并派出4個督導組奔赴各地,僅第一輪排查,就發現問題線索5602條,并立即進行處置。


  陽江市東城鎮原鎮委書記柯廣春 、梁端等人,膽大妄為,多次套取公款用于送禮、送紅包,總金額達88萬多元、港幣5萬元。


  【同期采訪】陽江市東城鎮原鎮委書記 柯廣春:


  這些資金我是在我們的鎮的開發公司來套取的資金,最后用飯票來充數。


  截至2016年12月底,廣東全省共排查出農村基層黨員、干部違紀違法線索46487條,立案14019宗,結案13111宗,給予黨紀政紀處分12613人,移送司法機關處理523人,狠剎了“小官大貪”和“蒼蠅”式腐敗的歪風,讓人民群眾有了更多“獲得感”!


  2015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就堅持全面從嚴治黨,把紀律挺在前面發表了系列重要講話,并在福建調研期間提出了“四種形態”的重要論述。


  “四種形態”讓“咬耳扯袖、紅臉出汗”成為常態,使黨紀處分和組織處理成為大多數,對嚴重違紀的重處分、作出重大職務調整的是少數,而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立案審查的只是極少數,體現了黨“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一貫方針,使“好同志”和“階下囚”之間,有了帶電的“緩沖區”。


  廣東省委深刻領會踐行“四種形態”的重大意義,省級班子成員帶頭開展約談工作,促進了“四種形態”特別是“第一種形態”在廣東的落實, 2016年上半年,全省談話提醒基層黨員干部數萬人次。


  廣東省紀委綜合運用“四種形態”,發現問題及時處理, 決不養癰遺患,對出現輕微違紀問題的干部及時談話提醒,使主要領導同志對履行“一崗雙責”更加積極主動,2016年1月至11月,全省紀檢監察機關給予黨紀政紀處分13232人,其中給予輕處分的占到61%,給予重處分的占到33.9%,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機關的僅占5.1%。


  懲治腐敗的高壓態勢讓一些人聞風喪膽,而一些心存僥幸者,卻幻想著“海外”能成為自己的避罪天堂。對此,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加大國際追逃追贓力度,把懲治腐敗的天羅地網撒向全球,讓已經潛逃的無處藏身,讓企圖外逃的丟掉幻想。


  2015年,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啟動“天網”行動。全省紀檢監察、審判、檢察、公安機關和有關部門要按照中央“天網”行動的部署,進一步加強協作配合,開展境外追逃追贓“獵狐行動”,對外逃職務犯罪嫌疑人和腐敗案件重要涉案人開展緝捕。


  2016年2月18日,我省有關部門成功規勸“百名紅通人員”第49號常征回國投案。2016年6月12日,“百名紅通人員”——廣州市花都區原政協主席王雁威被成功緝捕歸案。


  據不完全統計,自開展“天網行動”以來,我省共追回外逃人員239人,百名紅通人員3人,其中包括“百名紅通人員”常征與王雁威二人、普通紅通人員王海鵬、十八大以來重要腐敗案件涉案人黃鎮坤、珠江電力工程公司總經理李麟、美國強制遣返人員鄺婉芳等,追回外逃人員數以及追回“百名紅通人員”數均居全國首位。


  國外“織網”的同時國內“筑壩”。圍繞人員監督、資金監管、證照管理,廣東不斷加大防逃工作力度,在減少存量的同時堅決遏制增量,逐步形成“不敢逃”、“不能逃”的強大聲勢。


  尊重廣東省情、尊重廣東歷史,是全省紀檢監察機關開展反腐敗斗爭的重要遵循。黨的十八大以來,省紀委在執紀審查中始終堅持“三個區分開來”原則,把干部在推進改革中因缺乏經驗先行先試出現的失誤和錯誤同明知故犯的違紀違法行為區分開來,把上級尚無明確限制的探索性試驗中的失誤和錯誤同上級明令禁止后依然我行我素的違紀違法行為區分開來,把為推動發展的無意過失同為謀取私利的違紀違法行為區分開來。要求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在查辦腐敗案件中必須嚴格依法維護涉案企業合法權益,不得隨意凍結企業賬號、不得隨意查封企業賬冊、不得隨意堵塞企業資金流通渠道、不得隨意發布影響企業聲譽的報道。


  “兩個尊重”、“三個區分開來”使廣東在查處腐敗案件,遏制腐敗現象蔓延的同時,激發了改革活力,保護了廣大黨員干部干事創業、改革創新的積極性,維護了企業合法權益,在堅決遏制腐敗現象蔓延的同時,極大釋放了改革紅利。


  近幾年,廣東國內生產總值增速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保持了強勁的改革發展勢頭。實踐證明,反腐敗掃清了深化改革的“攔路虎”,凈化了政治生態,營造了良好營商環境,實現了與廣東的經濟社會健康發展齊頭并進!



掃一掃關注

中山紀檢監察微信

中山紀檢監察微博

幸运28基本走势图